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财经 > 产经 >

从汉芯到弘芯 如何让悲剧不再重演?

‘核心提示’

  在每一波周期中,不盲目跟风大炼钢铁,而是顺势而为;发挥政府的主动、却又厘清政府的边界;重视王牌领军人物、却更在意人才环境建设;撬动市场的杠杆、却又尊重市场规律。唯有此,无论芯片、还是其他,才不会那么容易成为刹那花火的泡沫。

  作者|杨健楷

  来源:豹变

  最近,半导体项目“武汉弘芯”居然烂尾了,业内震惊,一片哗然。这可不是小项目,三年前成立之初,它可是“全村的希望”:

  它财大气粗:规划总投资额高达1200多亿,政府先期投入150多亿元;它精兵强将:技术牵头人是来自台积电的蒋尚义,被中国台湾半导体圈尊称为“蒋爸”,曾率队赢得了IBM之间的铜制程对决,是张忠谋的左膀右臂;它武器精良:进场设备是传说中“国内唯一能生产7纳米的核心设备ASML高端光刻机”。

  但,它还是烂尾了。工厂建设都没完成,更别提技术推进。只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政府投资回收困难、银行贷款坏账必然、农民工久久领不到工资。而当时攒局、承诺为项目找投资,曾经卖过酒、搞过药的斜杠商人,依然还在济南周边晃荡。

  然而,弘芯工程的荒唐结局,并不是孤例。

  2015年,南京德科码半导体项目成立,号称投资30亿美金,在南京、淮安、宁波三市落地,但今年7月份,公司宣布破产;大股东就是动动嘴皮子,几乎没出什么钱。

  2017年,成都格芯启动,投资规模号称100亿美元。结果只是买了一些新加坡厂2010年的设备,最终多方谈判未果,项目遗憾宣布裁员、停运。

  2010年,长沙创芯项目启动,没几年就烂尾了。2016年有投资方接管,但今年年初再度烂尾,土地房屋资产在淘宝上被法拍。

  这失败的一幕幕,不禁令人想起一位编剧的话,“怀念煤老板的日子”,至少他们真的出钱,而且不瞎指挥。

  但,造芯浪潮并不都是充满失败。尽管仍有不足、需要提升,但长江存储的固态硬盘、合肥长鑫的内存条都被消费者称赞不断,而广州粤芯的12英寸晶圆也在产能爬坡中。

  一成一败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显然,同一个时代、同一片土地,地方造芯工程已经不缺“天时、地利”,而不同的正是“人和”。要实现人和,却又必须“同时”具备“三大支柱”。

  “企业家”式的地方政府

  造芯工程的第一大支柱,便是“企业家”式的地方政府。要理解这一点,就需要从张五常提出的“县域竞争”来谈。

  张五常认为,改革开放后,中国每一个县政府,就是一个微缩版的企业。地方长官的快速晋升,取决于经济增长的成效与质量。在强烈的政绩指标驱动下,不同地方政府之间会相互竞争,殷勤而热心地招徕企业,同时,地方长官对于经济事务越发专业娴熟。

  “县域竞争”理论高度解释了造芯所需要的产业环境。

  从国家意志、省部意愿到中层执行,只有“上下同欲”,造芯工程的土壤才能被培育出来。而造芯又是一个极其综合的工程,从最基础的纯净水供应,土地环评与规划,在地高校、研究机构的人才培养,到市场环境的发酵等等各环节,都非常受制于所在地官员的素质,需要通力合作。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