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财经 > 商业 >

一份调研纪要引发的冲击波:长春高新信披公平性被质疑

一份调研纪要引发的冲击波还在继续。

9月15日晚间,长春高新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其结合金赛药业营收、净利润占上市公司营收、净利润比重的历史情况,说明市场能否通过获知金赛药业业绩而直接推断上市公司相应期间业绩;结合金磊目前持股及股份限售情况,在函询的基础上说明其是否存在减持计划,上述减持相关言论是否属实。

深交所特别关注到,“长春高新是否存在有选择性地、私下向特定股东披露、透露或者泄露未公开信息,是否存在违反公平信息披露原则的情形”。

此前的9月14日午后,被称为 “药中茅台”的白马股长春高新罕见放量跌停,当日收盘报371.62元/股,瞬间蒸发167亿元市值。不过,15日收盘,其股价有所回升,报收383.36元/股。

一份网传的长春高新核心子公司金赛药业的调研纪要,或是其跌停的主因。

在这份纪要中,被调研的金赛药业创始人金磊称,金赛药业“三季度不好也有内部松懈的原因,7月同比下滑,这是历史首次出现的;5年生长激素目标200亿,明年纯销25%”,同时,其透露“要交税10个亿,年底会做减持”。

9月15日早间,长春高新火速发业绩预告“救火”以同比增长75%-85%至盈利21.71亿元-22.95亿元的成绩,欲澄清市场传言。

长春高新在上述业绩预告中回应,“按照重组方案相关协议,金磊2019年度业绩承诺已达成,其在2020年12月底将有部分股票具备减持条件。但其减持的额度、减持的具体时间和减持的方式应遵守‘短线交易禁止’‘大股东减持新规’等监管规则。目前,金磊尚不具备减持条件,公司也未接到其关于减持股票安排的报告。”

不过,如今交易所的关注函则又让公司陷入了信披疑云中。

一份调研纪要引发的跌停

从公开资料来看,长春高新的业务主要围绕四个子公司展开,包括金赛药业、百克生物、华康药业这医药领域的“三驾马车”和地产建设开发为主的高新地产。

其中,金赛药业的产品包括生长激素和注射用重组人促卵泡激素等,百克生物则有鼻喷流感疫苗、水痘疫苗等产品,华康药业以生产及销售处方药为主。

以2020年半年报为例,金赛药业实现净利润11.29亿元,百克生物实现净利润1.71亿元, 华康药业实现净利润0.21亿元,高新地产实现净利润1.04亿元,可以看到,长春高新的核心盈利来源于金赛药业。

9月15日,一位医药行业从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长春高新子公司中,金赛药业的市场关注度最高,它主要做儿童生长激素,有长效的也有短效的,针对矮小症儿童的治疗,很多是和基金会合作的。”

而在网传的调研纪要中,金赛药业透露“7月同比下滑,这是历史首次出现的”,并提出“5年生长激素目标200亿,明年纯销25%”,最为关键的是,金赛药业创始人金磊提到了“要交税10个亿,年底会做减持,减持以后未来还是核心股东,未来也会全心投入到金赛药业上”等说法。

对此,有投资者在互动易平台质疑,“集团调整明年金赛目标从35%到25%,这个消息是怎么决策和发布的?现在公司的消息发布平台到底是哪些地方?”

那么,这份坊间流传的调研纪要是否属实?

9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长春高新董秘办,对方称,关于网传的调研纪要,“我们也没有核实到,不清楚它是怎么发出来的。”

上述董秘办人士称,“昨天我一直在接投资者电话,聊这个问题,各个层面人士对消息的解读存在一定误解,比如对公司的产业布局、营销能力的预期上,不能因为某个区域的预测,就理解为公司整体业绩的下滑。”

而对于长春高新是否涉及信息披露问题,9月15日,上海市公义律师事务所车圣婴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并未有定论。要看公司回复情况,如情况与目前公司披露情形存在不一致或矛盾,或者监管认为其披露有问题的,可以进一步调查。”

尽管调研纪要来源未明,9月14日,机构投资者还是用脚投票。

长春高新14日龙虎榜显示,华泰证券天津华昌道证券营业部、深股通专用、东北证券上海永嘉路证券营业部卖出最多,分别为2.77亿元、2.5亿元、2.11亿元,另外,卖出前五位的还有两个机构专用席位,分别卖出1.74亿元和1.39亿元。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