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关注 >

秦朔:持久战最关键的战场在哪里?

今年2月6日,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行的“中国行动计划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

  “自19世纪以来,美国在创新和技术方面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正是美国的科技实力使我们繁荣和安全。

  “通信网络不再仅仅用于通信。它们正在演变成下一代互联网、工业互联网,以及依赖于这一基础设施的下一代工业系统的中枢神经系统。中国已经在5G领域建立了领先地位,占据了全球基础设施市场的40%。这是历史上第一次,美国没有引领下一个科技时代。

  “未来5年内,5G全球版图和应用主导地位格局将会形成。问题是,在这个时间窗内,美国和我们的盟国是否能与华为展开足够的竞争,避免将主导权拱手让给中国。时间窗很短,我们和我们的盟友必须迅速采取行动。”

  8月30日晚,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母校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会主办的一个在线论坛上,引述了巴尔的这些观点,以说明美国为什么要打压华为。

  巴尔曾在美国最大电信运营商之一的Verizon任职,对通信技术有深刻了解。

  更早一些时候,2019年7月9日,美国商务部网站公布了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在工业安全局(BIS)“出口管制与安全年度会议”上的讲话。他说:

  “美国未来的繁荣取决于我们在先进技术方面的战略优势。……美国必须在科学、技术、工程,特别是制造业领域保持全球竞争力。

  “BIS的实体清单拒绝向危害我们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的公司给予敏感技术。……今年5月16日,BIS将华为技术公司和68家附属公司列入商务部实体清单。

  “我们一直在确保美国仍然是一个经济和军事超级大国。这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

  从商务部长到司法部长,都在强调技术领先对美国的关键作用,以及5G对于技术领先的关键作用。

  恰恰是在这个“关键的关键”上,美国没有领先。

  郭平说,美国目前的做法是“直接政治化”,对中国进行数字冷战。“在网络空间,美国的逻辑是,只有美国人驻军,归美国人全部控制和管理,那才是安全的。”

  在郭平看来,基于此逻辑,美国未来会长期从根上遏制中国的技术创新。具体有四个策略:

  一是识别出美国技术流入中国的途径,将其全部关闭;

  二是加强采购供应链的风险管理;

  三是对威胁到美国核心的中国领先技术进行重点打击;

  四是技术跨越,即加强美国自身的基础领域研究,拉开和对手一两代的技术差距。

  如果中美之间的持久战不可避免,很可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冷战,更不是热战,中国对自己的使命很清楚,实现伟大复兴是不会动摇的主线。但双方的遏制与反遏制又是现实的。所以,持久战的主战场将是科技,而科技战的关键是基础研究与知识创新。

  郭平认为:“中美最大的差异在于基础的科学创新。美国认为如果他们能在基础创新上抑制中国,就能在技术领先上拉开差距,从而获得全面优势。虽然中国在针对客户的创新、提高效率的创新、工程的创新等应用创新方面已有很大提高,但在基础创新方面和美国还有相当差距。美国控制着水龙头,它随时都会关上。”

  这个水龙头,就是作为创新之源的基础创新、原始创新、知识创新。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