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关注 >

不说“假话”写不了作文,语文教育哪里出了问题?

原标题:不说“假话”写不了作文,语文教育哪里出了问题?

  中小学阶段是一个人构建

  自己精神花园的时期

  在漫长的人生中

  这个精神世界将是一个人内心的栖息之所

  这才是包括语文在内的中小学教育

  本应该有的影响和力量所在

 5月30日,陕西西安市,陕西师范大学御锦城小学四年级8班的班主任杨老师文图并茂点评学生作文。图/视觉中国 5月30日,陕西西安市,陕西师范大学御锦城小学四年级8班的班主任杨老师文图并茂点评学生作文。图/视觉中国 

  作文教育,如何超越应试?

  “在日常教学过程中发现,学生的日常写作、学术写作等方面存在严重缺失,主要表现为语言表达不够精准、结构不全、逻辑不清,影响到学生与教师的日常沟通以及国内外学术交流。”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原北京大学中文系系主任陈跃红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在高考指挥棒的作用下,语文考什么、怎么考、如何评分,不可避免地影响着中学生写作教育。从高校学生实际情况来看,陈跃红认为,中学语文教育还是在以文学性为导向,无法满足多数理工科专业的实际写作需求。大学写作通识课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要给中学作文教育纠偏。

  千文一面

  “学生写作文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呢?就是不说假话都不能活。”网红语文教师韩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她曾任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项目实验班班主任,现在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在视频网站B站投放了二百余条教学视频,很多人是从视频“《甄嬛传》里的文化常识”开始认识她的。

  2019高考语文全国卷三出的是漫画材料作文,画中写道,毕业前最后一节课,老师说:“你们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网友直呼“回想起师生情”“瞬间泪奔”,然而只有深入学校的人才知道,“多少孩子对老师‘恨’得牙痒痒。”韩健开玩笑说。

  “假话作文”在小学阶段就已经出现。“今天天气很好,又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下午班主任带我们去参观科技博物馆……充实的一天结束了,我们期待什么时候再去一次呢?”朋友拿来女儿的作文让董玉亮评价,董玉亮在北京大学附属中学教了近二十年语文。董玉亮把小孩叫到跟前,问了两个问题,原来活动当天雾霾严重,小孩一点也不愿意去,之所以写假话,是因为“这样写,老师给高分。”孩子对董玉亮说。

  小学生作文中,以天气来开头时,最常用的3个意象是“蓝天、白云、太阳”,加点修饰,就变成了“蔚蓝的天空、漂浮的白云、金灿灿的太阳”,如果能再加一个比喻就更好了。“这都是公式。”非虚构写作孵化平台“中国三明治”创始人李梓新说,2017年起,他还开设了少年三明治写作课程。李梓新举例说,不仅写作格式被“开头-中间-结尾”的模式框住,语言也被框住,儿童作文中时常看到“欣欣向荣”“热烈”等报告用词。

  一些题目看似让写生活,但实际并没有鼓励孩子去观察真实生活、抒发真情实感,孩子为了套题会去编造,这在作文评价体系里是被默许的。“小孩不知道该如何自然地贴合题目、又拿到高分,这很拧巴。”李梓新认为,传统作文教育没有鼓励孩子打开感官,过多停留在意义上,结尾要点题、升华,孩子变成了相对呆板的模式化好词好句的组装工人。“某种意义上,已经是对写作兴趣的全面扼杀了。”李梓新说。

  韩健曾被山西省一所县城高中邀请去作语文学习讲座,当地老师见到她就说,“韩老师,帮帮忙,有没有特别好的写作套路,像晋南一些高中用了六段式写作法,这两年语文成绩特别好。”

  “六段式”的套路是,第一段关联材料话题,第二段提出中心论点,中间三段阐述分论点,最后一段总结。“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写作结构,问题在于老师只教了表面的技术,没有训练内在逻辑。”这样做的问题是,文中抛出一个观点,然后扔在那不管了,观点句后面的内容使用排比、引用等修辞,读上去十分优美,却不知所云。韩健带班时会特意告诉学生,更应注意文章内在逻辑的流动,用案例、数据等论据把观点固定住,使整个逻辑链条一环扣一环,很多学生第一次听到时是很不理解。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