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热点 > 国内 >

高考女孩·80后︱我的成人礼

考试,考试,总有考不完的试!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我便开始不停地应付考试。小到每天的背诵默写,大到期中期末各类科目闭卷考,如果得了第二,下次得努力争取第一;如果得了第一,下次还得保持第一。这种模式伴随我一路走到高考,直至高考放榜的那天,才长长地舒了口气,惊叹考试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多年后再次回忆起为高考准备的日日夜夜时,我却不再记得挑灯夜战的辛苦和大小考试带来的压力,而是看到了一条清晰的成长之路,这段经历的美妙之处在于,在高强度的学习过程中,不但是成绩,个人能力也会悄无声息地提高,并最终沉淀下来成为一种内在的自信。这份自信使得成年后的我能很好地面对各类工作及生活,无论压力有多大,都能坦然处之。从这个角度来看,高考,是生活赋予我的一份成年礼。
我的父母
1982年我出生在上海一个平凡的工薪阶层家庭,作为家里的独生女,父母寄望于我长大后聪慧美丽,并拥有光明的前景,于是起名为炜丽。
父亲是国有工厂的技术骨干,母亲是合资公司的财务人员。父亲相貌一般,但非常有才华,经常连夜设计电路图纸,研制新型医疗器械,除此之外,父亲还写得一手好字,偶尔作诗,文采甚好。父亲的长兄是“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曾被邀请参与核弹研发。同样聪慧的父亲却因为家里不能同时负担两个大学生的费用,高中毕业后便被迫结束了学业。因此,父亲一直很重视对我的教育,希望我能完成他未了的心愿,长大后成为一名大学生,母亲对此亦无异议。
出于这份对学识的重视,父母自我小学一年级起,便督促我要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他们也严于律己,每晚下班后都准时回家陪我吃饭、看书。尤其是我的母亲,基本不外出,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休息时间大都在照顾我的饮食起居。
记得我小学一年级时,母亲每晚都会陪伴我写作业,把字迹不工整的部分用橡皮擦去让我重写,直到每个字都写工整为止。在我8岁那年,父亲购买了第一代中华学习机,用DOS系统自编算数题目游戏,供我打发时间,因此在小学一二年级,我对简单加减法就已经较为熟悉,这对当时的低年级小学生来说已经十分超前了。
1980年代初的上海虽说开放,但大多数工薪阶层家长对培养女孩子的方向仍处于长大后嫁个好人家即可,包括当时我的几个发小和表姐妹,家庭对她们的学业都没有太多期望。父亲的这个小心愿,让我起步的时候稍稍走在了同龄人的前面,有了一个良好的起点。
兰田中学
可是,光有良好的起点是远远不够的,我很快就碰到了人生的第一个挫折。虽说小学成绩拔尖,但由于小学本身不是名校,教学质量不高,考初中时虽然发挥了100%的本事,却没能考上市重点学校——曹杨二中。对此我颇为失望,觉得自己平时的努力都白费了,当时整个人都提不起劲儿来,做好了要去就读菜场中学的准备。
幸运的是,那年暑假父母替我联系到了一所新开办两年的外语特色初中——兰田中学,这所学校是现在民办中学的先锋。父母认为这所学校比较好,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这所中学录取的都是当时没有考进市重点中学,但成绩高于区重点中学的学生,因此生源质量较高。二是,这所全新开办的初中云集了一批从公立教育体系出来的富有教学经验的教师,也就是首批“下海”的教师,因而师资力量过硬。就这样,在父母的悉心安排下,开学后我进入了这所民办中学继续初中的学业。
我仍能清晰记得,在兰田中学学习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兰田中学使用3L教材教授英语,可以在看漫画、听故事的过程中学英语,有时还能跟外教聊天练习口语,这在1990年代初的上海算是颇为先进的教学模式,我在初中的这段时间内,英语水平大有长进,奠定了较好的第二语言基础。除此之外,学校对数理化,甚至体育课也都十分重视,每天各类课程安排颇为紧凑。因此,从初二开始,我便不得不给自己制定精细到分钟的时间表,并必须严格执行,这样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完成各门功课。
值得一提的是,学业紧张并不代表氛围压抑。当时我们这些兰田中学的孩子不但会学,也非常会玩。记得年轻又有才华的英语老师的口头禅是“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这种说法在当时是相当前卫的。于是,大家更加努力地进行时间管理,才能在完成功课的同时,腾出时间与朋友们结伴玩耍。学农、学军、集体庆祝14岁生日、每年的两次出游、各项运动比赛,一个都不落下。妈妈一度对我颇有微词,觉得不管谁叫我出门,我都欣然应邀,后来她发现这也并未影响我的学业,就不再干涉了。
初三那年,兰田中学的学生参加了曹杨二中的校内直升考试。这也是我继小学升初中考试以来,再次尝试考曹杨二中,最终以直升考试成绩的第二高分,被曹杨二中提前录取,轻松进入了三年前曾给我带来人生首次挫折的学校。
三年后的我,不仅学习基础扎实、身体素质过硬,更重要的是,整个紧凑却不枯燥的学习过程激发了我自身的内在驱动力,也促使我学会了有效的时间管理,培养了良好的劳逸结合习惯。现在回想起来,这其实就是一个人综合能力的发展,并且我也明白了,即使早先失败也无所谓,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并不断努力,便可以从头再来。
田忌赛马
高一的班主任金老师是一个年轻但情商极高的女教师。她能与同学们打成一片,不仅语文教得好,也能与大家建立深厚的友谊,是处理早恋问题的高手。时至今日,我们仍会微信聊天,遇到困惑时,也能与她一同商讨,或一起回忆高中的时光,可谓真正的良师益友。
进入曹杨二中后学习生活变得较为简单,因为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进入重点大学。平日除了上课就是做题练习,相对于初中来说生活枯燥了不少。已经具备良好知识基础和学习习惯的我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成绩比较平稳地保持在班级前列,物理、数学、英语课程成绩尤其突出。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