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娱乐 >

48岁韩红,如今怎么样?

-

如今,韩红已经48岁。她将人生的大半时光都献给了慈善。只是,在越来越多人受益的同时,韩红自己却越来越穷。

文 | 阿伍

9月26日是韩红的48岁生日。

从她用一曲《格桑花开》走进人们心中算起,至今已将近20年。

-

将知天命的她,不再容易流泪,不再事事反驳回击。开始收起锋芒,也逐渐变得成熟。

但是她的朋友们都说“韩红心里其实住着个孩子”。

的确,被娱乐圈浸染多年的她依然天真,依然单纯,与多年前无异。

只是她的梦想,由那时的“唱死在舞台上”,变成如今的“死在公益的路上”。

梦想固然美好,却也难以逃离现实。这些年,她不断被黑,也越来越穷。

-

1971年9月26日,苍茫的青藏高原上响起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哭,亲人为这个新生儿取名央金卓玛,汉名韩红。

央金,在藏语中有着“妙音”的含义。人如其名,这个女孩继承了母亲的好嗓子。

她的母亲雍西,让《北京的金山上》从雪域高原传遍四方。而父亲韩宝来,是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的相声演员,这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艺术之家。

-

-

韩红母亲

父母平时工作虽忙,但只要有空闲便会陪着小央金,阿妈唱着藏歌,阿爸把女儿驮在肩头。高原的天空很低,小女孩似乎只要伸手,就能触到湛蓝晴空中大朵的白云。

-

阿爸阿妈外出汇演的日子,她便坐在窗前望着天上的流云,唱着歌等他们回家,音乐是小女孩心中的最爱。

当他们回来时,总会带一样小礼物,或是玩具,或是零食,那是小女孩最快乐的时刻。

可惜小央金的快乐只延续到6岁。那年,她没有等到礼物,只等到哭肿了眼睛的母亲,和一句“阿爸再也回不来了”。

她的父亲在慰问演出途中不幸殉职。上天夺走了年轻的阿爸,留下幼小的女儿和脆弱的妻子。

父亲的丧事后不久,母亲被派去上海进修,小央金便被独自留在小城昌都的邻居家。打扫卫生,洗洗涮涮的杂活都压在这个只有半人高的小女孩肩头。但只要唱起歌,她便觉得那些活儿也没有那样累。

-

幼年韩红

有些苦,她吃过便忘;但另一些,却永远地刻在她的骨子里。

邻居刻薄,稍有不顺意便将气撒在小央金身上。

她需要从一个眼神,一个挑眉中读出大人的情绪,得用最快的速度猜出他们话里的弦外之音。那些日子,她尝够了寄人篱下的滋味。

长期压抑之下,叛逆成了她发泄的唯一途径。

小央金成了一个野孩子,她如一只离群的小兽,用小小的尖牙去对付这个可怕的世界。

这样的日子从6岁过到9岁,那一年,母亲再婚有了新家,而小央金却独自一人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去投奔奶奶。广袤的青藏高原上,再也没有一杯属于她的酥油茶。

-

去北京的路很远,列车开了三天三夜。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