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财经 > 宏观 >

20万跑腿人江湖:月入过万,4年跑坏3辆车,深夜上门送情趣用品

撰文 / 饶翔宇

编辑 / 陈芳

北京,这座常住人口超过2000万人的超级大城市里,人和人之间经常性地见面沟通变成了一种奢望。

相隔不远的人,一次简单的碰面都需要耗费双方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在这样的城市生活,时间成为每一个人在决定是否外出时首要考虑的因素。渐渐地,像亲自上门送礼物、出小区买水果,甚至走出酒店买安全套都成为了一件原始、古典且费力的事情。

互联网的出现拉平了空间上的阻隔,趋向于原子化生存的人们只需要一个时刻能与外界产生联系的工具足矣。需求催生供给,跑腿小哥这个新职业成为了原子与原子之间的纽带。每天,有超过20万骑着电动车、摩托车的跑腿小哥,在这座城市里,24小时来回穿梭。他们维持着人类这个生态系统不间断、高效地运转,也见证着高楼之下的百样人生。

01

无目的地的日常

在偌大的北京,想要碰上老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前一天,我和老白约好下午5点在国贸见面。等到下午四点半,老白给我发来消息称,在赶过来的路上临时接到一个前往丰台的派单,路程35.7公里,派送的货物是一家出版社的样书。对方要得很急,老白需要临时改变线路,马不停蹄地给对方送过去,与我的见面只能延后。

老白是闪送平台上的一名闪送员,用“跑腿小哥”来称呼他已经不大合适了。年近四十的他,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位“跑腿大叔”。在进入跑腿这行之前,老白是一名退伍军人,2005年入伍,2009年复员转业。

离开部队后,老白从山东老家来到北京,干过火锅店服务员、邮递工人,他的最后一份正式工作是一家连锁超市的店长。不过,由于超市主事者经营不善,老白受到波及,至今仍被欠着近10万元的工资。那一场风波让老白想要在北京做个小生意的愿望破灭,他开始变得谨小慎微,只希望能找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养家糊口。

2015年这一年恰好跑腿行业刚刚兴起,老白经过一番对比后选择进入这个新领域。

和入伍时的照片相比,现在的老白判若两人。在部队的时候,他很瘦,面容清秀、皮肤白皙,而现在的他,由于每天长时间在外奔波,他的肤色与之前相比相差的不止一个色号。对于老白来说,无规律的派单任务是他每天的日常工作。

闪送平台上,跑腿小哥的订单获取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自己抢单,一种是平台派单。在派单模式下,老白无法控制自己的路线,走到哪算到哪,也许就在附近5公里范围内,也许一路干到密云、平谷、延庆等远离市区的地方。

不过,并不是每一个跑腿小哥都有接受平台派单的权利。跑腿业务中,派单实际上意味着稳定的收入来源,不需要担心无单可接,这是老白作为王牌闪送员的福利。另外,平台派发的大多是距离较远的订单,客单价相对较高,大部分跑腿小哥都希望接到这样的订单。

从2015年入行算起,老白已经干了4年跑腿的活,称得上是一个行业老兵。在这段时间里,老白跑坏了两辆车,一辆电动车、一辆踏板摩托车,现在骑的老款铃木的里程表也已经跑满了两圈,总里程数超过20万公里。

用老白的话讲,“北京城里大大小小的地方,我基本都跑遍了”。中关村哪栋楼里送手机的最多,朝阳区哪条街道的情趣用品销量最好,什么时间进二环风险最低......这些信息,老白都摸得一清二楚。靠着这些长年累月积累的经验,老白清楚在单量比较少的时候,去哪些地方等单效率会更高;在直线距离相同的情况下,哪条路线会不堵车。

“这些都是老师傅和新手的差距。”老白说,新手刚入行时什么样的订单都会抢,老师傅则会依据路线、时间去判断哪些订单不应该抢。比如如果是送河对岸的订单,平台显示的可能也就1公里,但是绕路就得走5公里,这样的订单老师傅就不会选择接,送单效率因此比新手高。

效率高就意味着收入比别人高。以老白为例,他平均每个月能挣到15000元左右,扣除平台20%的抽成和每个月大约2000元的油费,到手的收入基本在1万元左右。老白说,成熟的闪送员每个月的收入都在1万元以上,最高的甚至能达到两万元。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