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关注 >

走进殡葬专业:当我们触碰死亡

采访 | 顾漪雯 张可玉 徐潇云 杨靖彤 连晋宏 麦佳琦
撰文 | 张可玉 顾漪雯 杨靖彤 麦佳琦 吉雨涵
校对 | 吉雨涵 顾漪雯 张可玉 徐潇云 杨靖彤 连晋宏 麦佳琦
指导老师 | 王洪喆
“死亡不是禁忌与恐惧,而是生命的凝视与整理。”

4月27日早晨,天空透出淡淡的青灰色,淅淅沥沥的小雨酝酿着落下。我们坐在城际公交上昏昏欲睡,周遭的建筑慢慢变矮,路上的行人逐渐稀疏,这次行程的终点站是距离北京大学将近50公里的北京社会职业管理学院。
我们的采访对象——王学长,是这所学校殡葬专业殡仪服务方向的一名大三学生。热情、温暖、温文尔雅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两条弯弯的笑眼也让我们一大早奔波带来的劳累和饥饿减轻了不少。
跟随着王学长走向办公室的同时,校园里的景象一一掠过。整个学校的建筑显得有些老旧,大理石的地砖向我们诉说着它的年纪。校区的植被很多,在青色天空的映衬下绿色更显浓重。因为处在五一放假期间,路上行走的学生很少,只有校门口的三五个女孩儿在等待着外卖,体育馆里还有几个男孩儿孜孜不倦地练习着篮球。
来到办公室里,王学长为我们倒水,我们攀谈起来。第一个恐怕也是每个人都想问他的问题就是:你为什么要选择学习殡葬专业?
王学长轻抿了一口纸杯里的热水,道出了缘由。当年高考发挥失利给他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当遗憾散去,专业的选择成了一个难题。这时一篇关于女入殓师的报道吸引了王学长的目光,“我很惊讶竟然有这个专业,我就说我试试吧”。可是这场“试试”,却需要常人不具备的勇气。
首先是过父母这关,“我爸妈反应非常激烈,不准我来这个学校”。同样上四年大学,别人的孩子坐办公室吹空调,自己的儿子和死人打交道,这是王学长的父母无论如何不愿接受的。
可是父母的反对却拗不过王学长的坚持,看到自己的儿子一心要学殡葬,叔叔阿姨也没有了办法,“后来我和我哥一起给他们做思想工作,我才顺利进入了这个专业”,说到这里,他像个孩子一样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两条月牙。
而当真正进入了这所学校、这个专业,还有更多的挑战等待着王学长。人对死亡有着原始的恐惧,王学长也不例外 “我一开始对于死亡是非常畏惧的,但后来转变了想法”。
那是大二的一次实习,王学长将实习地点选在了北京八宝山殡仪馆,本来只是做做殡仪接待工作,可还是有一幕触动了他的心弦。“我亲眼看见一个20岁左右的男孩被送进了火化间。”他说得很缓慢,我们四目交接,彼此的眼神里,看到的都是遗憾。
看着同龄人生命的凋零,王学长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戳了一下,“我看到这个场景非常难受,就和我同学说,我以后一定要好好活”。因为看过死,所以更珍惜生,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闲聊之余,我瞥见王学长的小指上缠着纱布。“遗体缝合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他依旧笑眼弯弯,轻描淡写。遗体缝合,是为一些意外死亡的死者准备的技能,他们也许生前头破血流,可是离开时仍需要体面庄重。殡葬技术人员像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医者,医者负责抚慰生者的伤痛,他们负责抚慰死者的灵魂。
殡仪服务人员则像另一个世界的司仪。“一个家里的长辈去世了,无论儿女在多远的地方,他们都要回来聚在一起送走自己的亲人。”红白都是喜事,将每个家庭连接在一起的不仅是形式,更是难以割舍的亲情。
而这一切,都足够让王学长对自己所学的殡葬专业,感到自豪。

交谈之后,王学长决定带我们参观他们学院的实训室。实训室是殡葬专业学生进行遗体整容培训、缝合以及火化技术等实操性操作的训练基地。通往实训室的是一条笔直的水泥小路,小路宽不过三米,两旁是大片被野草占领的菜田。“那儿,那儿就是我们的实训室”,王学长手指着前方。我们摘下遮雨的帽子,透过朦胧的小雨,依稀看到一个仓库式的一层平房,上面有着十一个清晰的红色大字“生命文化学院综合实训室”,门口摆放着印有道家观点的两幅字。


图 1 生命文化学院综合实训室
“这个是仿真人皮,用来练习缝合,这个是遗体整容时给尸体捏造型的泥”,“这个是遗体沐浴床,把死者的头放在这里,这里有水龙头可以用来清洗”,“这个是模拟的葬礼现场,我们在这里进行殡葬服务练习”,“这些是骨灰盒、随葬品还有各式各样的棺材”,“这个是火化机样品,从这个口将尸体放进去,经过传送带到炉膛燃烧,这里是观察口,可以看到遗体烧到什么情况……”王学长在给我们介绍实训室的每一部分时显得熟稔又平静,这里每一件让我们感到压抑的东西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图2 仿真人皮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