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评论 >

寿险的艰难归途

寿险的艰难归途

  从资本盛宴到回归“保险姓保”,寿险行业的转型历经阵痛初见曙光。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宋怡青

  “转型回归保险本源,不过是回归常识,回归初衷,拒绝浮躁,拒绝让个人的短视、狂妄或贪婪把公司带入险境。”

  一位保险行业的“老将”日前与记者复盘转型历程时,如是感慨。

  从2013年开始,他和所在的保险公司被裹挟进一场光鲜而凶险的“盛宴”: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凭借中短存续期产品快速崛起,保险行业“黑马”频现,资本大鳄执掌险企席卷二级市场……保险业的金钱味越来越重,离保障的本质越来越远。

  这一切在2017年戛然而止。以“134号文”(《中国保监会关于规范人身保险公司产品开发设计行为的通知》)为代表的监管政策,让一度“蒙眼狂奔”的保险业趋于冷静。

  随后在监管重塑、行业整顿之下,中国寿险业开启加速转型之路:险企发展模式向保障与长期储蓄产品转变,保费增长模式向期交拉动转变。概言之,是传统保险经营理念的回归。

  这注定是一条艰辛之路。过去的两年,不少险企遭遇保费大幅下滑、利润巨额缩水、市场份额丢失、核心队伍不稳等一系列问题,既考验着企业的战略方向,股东的定力、耐力,也考验着险企自上而下的执行力。

  策略的不同也带来了险企的分化。有的机构未雨绸缪,提前转舵,抓住了黄金期,被视为转型标杆;有的机构一度踯躅承压,但及时调整策略方向,努力平衡保费与规模的关系,转型迎来阶段性收官;也有公司虽然颇下力气调整,但是数度蹉跎,依旧距离主流甚远。

  “如今,寿险业的转型总体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比如,续期拉动保费的特征初现,寿险产品结构出现优化,但转型与发展之路仍然艰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说。

  保险“纠偏”

  大致从2013年开始的“保险盛宴”中,各路资本纷至沓来,资产驱动负债的业务模式盛极一时,保费规模飞速扩大。但其背后是行业资产负债错配的巨大风险,短钱长配的突出问题,寿险业发展实则危机四伏。

  2017年,原保监会主要负责人“落马”,“纠偏”成为行业主旋律,寿险发展的思路由之前的做大理财型保险向“保险姓保”转型,一系列重磅举措陆续出台。

  当年5月,监管层下发“134号文”,对诸如变相通过年金保险、两全保险“长险短做”方式以及附加万能险、投连险方式规避中短存续期产品监管的做法进行限制。

  为了约束此前投资激进的险企,保险公司资产负债管理监管制度于2018年试运行。这项制度根据险企资产负债管理能力进行评估,分类监管。

  此后,为了进一步完善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监管制度体系,银保监会更是于今年7月发布了《保险资产负债管理监管暂行办法》,强化资产负债管理监管硬约束。

  每一步的效果都立竿见影。比如“134号文”发布后,一家中型险企高管回忆,“公司只留下了长期保障类产品,短期投资类险种都没了。”

  另一家上市险企的西安支公司保险代理人则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当时由于新保障类产品开发上市不及时,一度出现无产品可卖的囧境。

  如果说监管层的政策是保险业回归保障的直接推力,那么后续更大的转型动力,则源自市场的诉求。

  一位寿险行业专家告诉记者,多年以来,中国保险业一直有“做规模”的冲动基因。但从供需两端来看,这导致容易冲规模的投资类产品盛行,难以满足大众的保障需求,大量保障类产品缺口亟待开发、填补。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