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关注 >

外教“黑市”:一中介向红黄蓝等30家幼儿园派黑工

原标题:[等深线] 外教“黑市”:一中介向红黄蓝等30家幼儿园派遣黑工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孟庆伟 北京报道

  3名女性中介,伙同外籍介绍人,在明知外籍人士没有合法入境务工手续的情况下,仍非法组织多名外国人以短期学习签证或商贸签证入境,并派遣到幼儿园非法从事外教工作。

  《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获得的判决书显示,涉案中介与北京约30家幼儿园有合作,先后派遣约80人次外教,分布于朝阳、大兴、昌平等多个区县。这些外教,短则工作几个月,长则达一年之久。

  涉案幼儿园中不乏红黄蓝等知名连锁幼教机构,其中中介曾向红黄蓝旗下10余家幼儿园派遣过外教。

  日前,该案经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三被告被判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分别获刑1年6个月到2年不等刑期。

  由于案件涉及幼儿园外教,宣判后得到舆论广泛关注。

  “今天,我院对本案公开宣判,本考虑给公众和相关政府部门一个法律提示,但没想到居然引发了这么多媒体的关注,很出乎我们的意料。”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于靖民在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

  法院在审理中发现,非法中介人员组织外国人“偷渡”来华的行为,不但突破了法律的底线,同时也给国家安全、教育、交通、治安等多个方面带来了隐患。

  值得关注的是,有证据显示,通过涉案中介入境的外国人可能并非仅有80人次,甚至存在一定数量的外籍人员以学习签证或商贸签证入境后,并未与该中介公司接洽,而去向不明,处于无法监控的状态。

  于靖民表示,长期“运作”下来,中介和国外“中间人”接洽、引进外国人、劳务派遣做幼教、帮助外国人非法续签、成立幼儿园消化外教等一系列行为,已经形成了黑外教“一条龙”产业链,部分非法外教还会输送到自己的幼儿园中。

  “外教供给端和需求端形成了一个市场上的价差,再加上一定程度上的监管空白、家长意识上的缺失,催生了不法机构动起了违法的歪脑筋。”于靖民提到,本案希望能得到出入境、公安、教育等部门的关注。   

       虚构的入境事由

  2017年5月末,中介公司监事刘某娟和北京的一家幼儿园签订外教派遣合同,幼儿园需要两名外教。

  就在半个月前,刘某娟的下属、负责外教招聘的刘某霞在北京机场接到了安德鲁和亚娜,他们是来自乌克兰的一对情侣,他们持有的是旅游签证。

  来中国前,他们卖掉了乌克兰的房产,在中国旅游后花光了所有积蓄,又没有生活来源,最囧的时候甚至搭帐篷住在公园里。

  安德鲁和亚娜是刘某霞在网上发布招聘广告后,通过微信和刘某霞对接上的。来北京前,刘某霞还通过微信对二人面试了英语,觉得“英文素质不错”。

  机场接到后,安德鲁二人做了15分钟的试讲课,刘某霞又对二人做了简单培训。刘某霞还通过“自如”为二人租了房子。

  5月下旬,刘某霞带着二人来到上述幼儿园总部接受面试,确定6月1日开始上班。

  安德鲁二人的母语为俄语,按照中国规定,不能教授英语。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