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网移动版

主页 > 评论 >

蔡霞:李嘉诚出走之后

11月13、14日,近百名来自全球各地的重量级嘉宾将汇聚深圳大梅沙,在第二届大梅沙论坛期间进行广泛交流和深入探讨。作为论坛发言嘉宾,中央党校教授蔡霞在论坛前夕,接受凤凰评论《高见》栏目独家专访。

采访嘉宾:蔡霞 中央党校教授。

凤凰评论《高见》栏目访谈员:张弘 刘昱含

一、资本不分对错,制度才看好坏

凤凰评论《高见》:如果把共产主义简单化理解成“共产”,以所谓政治正确的理由侵犯公民合法私有财产,实际是给抢劫别人财富寻找正当性借口。现在中国“李嘉诚们出走”是不争事实。“不能让李嘉诚逃了”,这个观点直接涉及意识形态的起源和影响,觉得这种提法不符合马克思的思想,想听一下你的观点?

蔡霞:咱们先讲资本的逻辑。资本的逻辑就是赚利润,哪里有利润赚,就往哪里去。无论是共产党的央企,还是民间私企,都是要赚钱赚利润的。当企业在一个地方的利润已经基本上到了边界,资本就必然要转移到更能赚钱的地方去。所以,资本转移很正常,这完全是资本本性所驱动的。

资本是中性的,本身不带有道德的、贬义的色彩,至于资本在赚钱过程中是用血腥手段还是用合理合法手段赚钱,不取决于资本本身,取决于它的制度环境,是不是?

凤凰评论《高见》:你觉得现在中国社会制度环境是怎样的?李嘉诚从来大陆到离开大陆,中国的制度环境发生怎样变化?

蔡霞:在中国社会现在的制度环境下,对底层打工的人来讲,资本赚钱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带血腥的。我们现在工人的境况,在某种意义上跟18、19世纪西方国家工人有相似的地方,有的打工人员连人权都没有得到基本保护,没有工资谈判权,工人一要和企业谈判,有的地方政府就说要维稳,甚至要抓领头谈判的工人。我们号称是社会主义,但是在一些具体的制度环境里,和所称的社会主义不是一回事。 

李嘉诚最初在中国投资,给中国带来大量正面利益,同时自己也获得了利润。当时的制度环境对他来讲比较有利,他利用了中国低成本的劳动力。随着劳动力成本的逐渐提高,当资本不能获得更多利润时,必然就要转移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去,这是完全合理合法的。

李嘉诚为什么现在走?在我看来,我们的制度环境,其实对于经济发展是不利的,权力过分垄断,权力压榨资本,资本压榨工人。现在第一强势力量是权力,第二强势力量是资本,社会底层是最弱势力量。资本一遇到权力,就得乖乖投降,就象有些议论所说的“猪养肥了就得挨宰”。当权力和资本合流时,共同压榨的是社会底层。

凤凰评论《高见》:这消息一出来时多种声音都出现了,有人主张“不能让李嘉诚跑了”,怎么看这种主张中的社会情绪?怎么看待其他走出去的国内经济实体,比如央企国企?

蔡霞:我觉得这种文章本身就是强盗逻辑、打手思维,再加上过去对资本道德上的偏见。这种信号不仅把李嘉诚吓的不敢来,而且还会使现在还在国内的一批资本都往外逃跑。

这种社会情绪,恰恰是是非黑白不分的,很狭隘的小农意识。好在这篇文章一出来国内很多人抨击,没有再进一步扩张。官方没有进入是理智的,民间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但是如果说民间一边倒地批李嘉诚,整个社会资本还会往外走,不光是外来资本,国内资本也在走。

现在中国的国企央企已名正言顺到非洲、东南亚投资,他们走出去就不受谴责,并且自豪地叫作“中国企业走向世界”。但是央企出去之后,钱是否赚回来了?投资收益比例如何?赚回来之后钱给谁分享了?这些事情国内的人都不知道。

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已被歪曲

凤凰评论《高见》:民主社会主义在西欧已经搞了很多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一直居高不下。邓小平强调过要共同富裕,认为如果要是极少数人富裕,大部分人贫穷,改革就搞失败了。这个问题,你觉得现在应该怎么样看待?

蔡霞:如果从民主社会主义的政策来讲,我个人其实很赞成。从历史进程讲,人类文明发展大趋势是共同的,只不过各个国家进程不一样。我们现在的政治文明发育水平,在某个方面说也许只相当于欧洲国家的18世纪末、19世纪早期。 (责任编辑:东莞网)

友情链接